首页>>中国土地>>尚风节日

奇特的门巴族婚礼

独特的“三道酒”

门巴族婚礼,十分热闹而又别具特色。当婚期确定后,男家便酿酒做饼、杀猪宰牛,紧张地做婚礼的各种准备。结婚之日,男家早早就派出了迎亲人:能说会道的“噶尔东”(媒人)、迎接新娘的“巴萨”(意为伴郎,由一未婚男青年充任)和“朗朗”(伴娘,由一同新娘 年龄相当的女青年充当),还有二名男家的亲戚,他俩一人迎请新娘的舅舅,一人迎请女方的其他客人。按门巴族的习俗,新郎是不亲自来迎亲的。他们一行人到了女方家,—一向新娘父母及亲戚献哈达,敬酒,道吉祥,然后催促新娘启程。是日,新娘梳妆打扮,头扎 五色彩辫,戴上巴尔嘎帽(门巴人所戴的用红黑爸爸相间制作的缺边小帽),身着红猪摄袍、腰系白围裙,胸前佩戴“考乌”(吉祥护身盒)、珍珠、松石等饰品,背上披一张小牛皮(这是门隅门巴族妇女特有的装束),显得十分端庄美丽。迎亲时,男方不仅派出了专人,还要在迎亲途中摆三次酒迎接新娘及女方客人,这便是颇具特色的“功羌松”——“三道迎接酒”。

门巴族有一个古老的习俗:婚礼期间,女家客人有至高天上的权威,他们常常借故滋事,挑剔男家,一旦有机可乘,就制造事端,搅乱婚礼,直到男家赔礼道歉,敬钱献物,方才罢手甘休。因而婚礼期间,男家必须小心侍候,才能平安无事。 第一道酒摆设在新娘家的村口。当迎亲队伍过来时,早已恭候在路旁的敬酒人赶忙迎上前去,笑容可掬地问候:“尊贵的客人,一路辛苦!”说着,便献上一碗甘甜的米酒。有经验的敬酒人不慌不忙,脸上挂满笑容,夸赞新娘的美丽和客人的富足与美德,另一人则唱起了优美的萨玛酒歌,捧酒献给客人。盛情之下,女方客人无话可说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高兴地喝了所敬的酒,这一道酒便顺利通过。

第二道酒是在半途摆设,由另一批专门选定的人恭迎敬献,第三道酒在新郎家的村达敬。若“三道酒”都顺利通过,婚礼则成功在望。

罕见的“换衣”习俗

新娘一行人到达新郎家时,等候在门边的几位姑娘忙将新娘和客人迎进新屋,入座后,酒女们立刻献酒,边敬酒边唱悠扬的萨玛酒歌。待新娘喝完一碗洗尘酒后,“伴娘”便带新娘入室,帮助新娘把从娘家穿戴来的衣服首饰全部脱去,从内衣到首饰里里外外换上婆家的一套东西。换衣可谓是干净彻底,大有使新娘脱胎换骨、重新做人的意味。新娘换好衣服后重新入座,这时一直没露面的新郎才出场同新娘坐在一起,喝“东羌”(交杯酒)。

新娘舅舅的“权威”

在婚礼期间,女方客人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,而以新娘舅舅为甚。新娘的舅舅是婚礼上最尊贵的客人,是娘家人的代言人。在迎亲时,男家要派专人迎接;入座后,其又四处寻隙滋事,百般挑剔,“无理取闹”。不管男家招待得多么周到,他也要鸡蛋里挑骨头,胡搅蛮缠,大闹婚礼。他发难时,不时将拳头捶击桌面,显得异常愤怒,其他客人则在一旁帮腔,有时甚至将酒泼向敬酒人,掀翻酒碗杯盘。面对娘家人的发难,男家要马上敬献哈达,重设好酒,赔礼道歉,想方设法使娘家人消气,特别是讨好新娘的舅舅。如果新娘舅舅不接酒,把酒碗打翻在地,使闹婚进一步升级,最后由媒人出面调解,男家又殷勤敬酒,舅舅才面露笑容,喝了酒,事情才平息。

娘家闹“婚变”

在女方发难时,如果男家处理不当,婚礼进行到第三天,女方客人要回家了,这时新娘的父母、舅舅以及亲戚要同新娘告别。新娘的母亲突然拉着新娘,边往外走边说道:“女儿呀,回去吧!”女家客人蜂涌而上,簇拥着新娘出门,他们打着呼哨,扬长而去,演出了一场“婚变”的闹剧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“婚变”,一下把男家搞懵了,等反应过来,便急忙追上去抢夺,互不相让,乱成一团。最后,还得媒人出面调解,由男家再一次向女家赔礼敬酒,保证今后要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待新娘,女家客人才放手,任男家又把新娘拉回去。新娘虽然竭力反抗不回夫家,但男家人多势众,反抗是徒劳的,最后被“拖”进屋去,引来一阵阵欢声笑语。

整个婚礼,高潮迭起,风趣多姿,令人目不暇接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。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交流。【世界商贸网】
 
明升注册登陆_赌博导航赌博_真钱游戏平台_世界商贸网